您的位置:首頁>>育兒觀念>>正文 網通鏡像 電信鏡像
載入中...
載入中...
載入中...

幼兒園愛心教育漫筆

載入中...

 

昨天晚自習時受到了征文的通知,主題爲“愛心教育”。完全是一個陌生的命題,是以前不才能感接觸到的。面對“愛心教育”,不由的想起了我國現時的教育狀況。媒體曾說過,中國最大的腐敗便是醫學和教育。經過多起教育行業中的惡性事件後,過件開始重視起了教育問題。不知哪位領導人(好像是江澤民,也許是李鵬)曾經說過:“改革應該是全面的,深入的,對于教育要尤爲重視,我們要在教育行業開展一場深刻的革命……說的多好。
于此何時,一些思想政治覺悟高的有志之士倏然意識到我們的教育事業應該進行一場深刻的改革了。知識如何改?思來想去還是應該向國外學習,于是就把目光移到了國外。國外的經濟發達,教育也自然不差,一些好的東西可以借鑒一下。經過一番認認真真的考察之後發現,國外的教育和我們的教育不一樣。人家整的是素質教育,我們的是應試教育。兩者的區別在哪兒?素質教育講的是質量,培養的是能力。應試教育講的是分數,養的也是能力。但兩者對能力培養的側重點不同,培養出來的人才也就不一樣。素質教育培養出具有創造能力的人才,而應試教育培養了大批的“兩腳書架”。問題嚴重啦!
于是一場轟轟烈烈的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過渡的革命開始了。
我爲什麽要用如此多的筆墨來述寫這些呢?爲了提煉出一些必要的東西引出要點。而這個要點就是國家花了大心思,由上級想下級一一貫徹的素質教育。也許有人要問,本來是要“愛心教育”的怎麽就扯到了素質教育上?扯的遠了!我笑了,說其實並未扯遠。我們看問題要往本質的方面看,要看物質間的聯系。“素質教育”只是一個抽象的感念,教育的方式才是實在的事物。“愛心教育”是“素質教育”中的一種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載體”是教育,“重心”是愛心。
愛心教育是“愛心”和“教育”的完美結合。因爲“愛心”的存在,“教育”便更加的人化了。人化的事物總是哦美好的,人們對美好的事物總也充滿希望。于是人們對教育的發展樂觀了起來,似乎真的看到了教育的美好明天。
可以說,“愛心”是爲教育的一雙翅膀注入了新的活力,這個既熟悉有陌生的詞彙有了一層新的意義。未來的發展是未知的,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推論“愛心教育”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未來教育將會更人性化的和諧發展。我們倡導快樂教育,學習將不是一種負擔,而是一種樂趣,一種收獲新知的樂趣。
愛心教育是教育史上的依次偉大的變革。它標志著,教育事業迎來了發展的新時期。對老師、學生,都是一次非常重大的挑戰。我們面臨著一種新的學習——接受愛心和奉獻愛心。我們要“愛”充滿整個教室,整個校園。
面對“愛心教育”我想到了路許先生在二十世紀的呐喊。先生要拯救中國,拯救國人的靈魂。開創出一個第三樣的時代。先生在晚清時反對科舉,在民國時反對“教育暴力”。先生無不在鬥爭著,他以爲要拯救國人,就要拯救其精神,關鍵在教育。教育的革新很是重要。那時還沒有“愛心教育”這個詞彙,“素質教育”也是不曾聽說過的。大抵知識知道教育需要革新,具體應該怎樣去“革”還需要漫長的探索。先生不曾見過現代的教育,但我想先生應該是值得爲此感到高興的。
不由的又想到了中國的教育史。中國教育的曆史是一首宏大的長詩,悠悠地傳承了幾千年,幾乎與中國曆史等身。真正的教育應該由春秋戰國時期開始。孔夫子開創了中國的“平民教育”,他因材施教,善引善導。三千多弟子中開創舉世功業的就有數百之多。這無疑是孔夫子在教育上的一大成功,知識不知他是否對弟子們進行了“愛心教育”。後世繼承了孔夫子的教育事業,知識沒有哪一位夫子能夠培養出數百之多的舉世之才。究其原因,我想是因爲後世只繼承孔夫子教育的模式,而沒有繼承他的精神,對弟子的教育方式。也許孔夫子在數千年前就對弟子進行了“愛心教育”,姿勢我們無從考究。只是一點可以證明,孔夫子還從未打罵過一位學生。孔夫子一生都堅持“仁政”對自己的學生也是溫溫爾雅。
知識不知道是誰發明了長木條子,學生不聽話了就拿長木條子打幾下,把一雙雙小手打的紅紅的,腫腫的。在後來長木條子耍的不過瘾了,就于發明了體罰。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那時的先生太沒有愛心了 ,他們應該挂乃學生。于是一陣陣聲討鋪天蓋地的襲來。好在國家發現了“暴力”的陋端,決心清掃“暴力教育”。“愛心教育”的時代也就來了,“暴力教育”捐棄了鋪蓋。孔夫子應該高興了,他的愛心教育法終于被傳承了下來。
最近幾年,構建和諧社會的口號提的十分響亮。教育也順應潮流提出了“愛心教育”這一口號,並在社會掀起了一長很大的反響。針對與“愛心”的實施,教研人員無不在研究著,探索著。教研人員認爲,愛心應該成爲教學的一條紐帶,來勢與學生之間的一條溝通橋梁。教育工作者要改變以往的教學模式,教學態度以及對學生的教育方法。不准體罰或變相體罰學生學生,教育學生要以思想道德教育爲主,開創新的“微笑教學法”。推進“愛心教育”的深入發展。
老師與學生用愛心搭起一座橋固然是好的,老師對學生的愛心教導也是好的。只是愛心的尺度是不是應該把握一下?就需要我們深刻的思考一下。愛心並不是泛濫的愛心,對于愛心我們也要把握一下尺度。對于那些頑固不化的學生報以“愛心”,聽之任之,勢必勢必只會增加他的氣焰。知識我們應該把愛心放下,然後對他說:“同學,你可以回家啦。”
其實老師對學生曆來是有愛心的。只是表到的方式不同。舊時先生的長木條子也是對學生的一種挂乃,有點兒恨鐵不成鋼的以爲。不管如何,愛心的教育與教育的愛心曆來都是有的。

後記:“愛心教育”這一主題著實難爲了我,幸好在交稿之時把它趕完了。我是最後的用筆寫下“愛心教育”“愛心教育”……

 
下一篇:右腦開發適合中國孩子嗎